爱学习爱到心里头的司空祭

现沉迷于GGAD,想要扩同好呜呜呜
沉迷居老师的盛世美颜
沉迷priest
clamp系列还miu看完,特别喜欢xxxHolic和翼年代记
磕西皮比日常吃饭还杂食
发现自己没有耐心剖析人物
文笔脑洞也差得一批
遂打算扎扎实实打好基础
再回来写完自己没写完的两篇文和现在有的脑洞
tx1353984114

瞎唠嗑一会儿

是阴天。
卡米尔坐在店内的钢琴前,双手却插在兜里,戴着耳机听歌。今天的客人格外的少,所以他才一直坐于此处休息。
他的双腿腿小幅度摆动,每次都恰好控制贴着凳子腿,不发出一点噪音。
他拿出笔记本,随意翻到空白的一页,右手执笔迫切想要写些什么,却又无从下笔,这种情况已经很久没发生过了。卡米尔保持这个样子,视线随意落在钢琴的一个键上发呆。
十几秒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无用的行为,猛的抬起头盖好笔,和本子一起放在一旁。顺手按下手机上的暂停,摘下耳机,将那一堆繁杂的线收好。
店门上的铃铛响了一下,卡米尔不用去确认都知道那是谁,因为他开门时的第一句话。

“卡米尔,”对方转身轻轻关上门,等卡米尔看向他才继续说下去,“Flower Dance Pt. 2不久之前已经出了。路上听了一会儿,感觉和先前比起来,多了一份纯粹的温柔。”

“我知道。整张新专辑在风格上都有类似的转变,但是不多。”

“什么,原来你早就听了吗,”安迷修瞪大眼睛,之后又笑笑,“不过这样也好,又能听你弹琴了。”

“还没找到谱子,——走路看手机很危险的。”

闻言,安迷修轻笑一声,朝他解释:“是排队的时候看到的。”
“对了,隔壁二婶婶送来了一些东西,说是这个时候应该吃的。”他抬手晃了晃提着的塑料袋,里面的东西依稀可见。“小时候我好像在你们看到过。”

“嗯,是艾叶和糯米粉制成的。”卡米尔刚看到袋子里透出的颜色就确认无误了,轻声回答。他看着安迷修脸上新奇的表情,觉得应该要说些什么好,思索半晌向他提议,“如果你感兴趣的话,过两周清明节我们可以回去自己做。”

“可以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看见他很开心的样子,卡米尔转头继续看着琴键。安迷修也不知道怎样回答以便把话题继续下去。不久,他的思绪也飘到了远方。
突然安迷修开口说了一句和之前的内容大相径庭的话。

“卡米尔,今晚去看星星吗?”

祝自己十四岁生日快乐!
能入团了...

安卡【林中仙人掌】01

#草稿流 ooc
#精神病人设定也许有,自觉避雷(虽然看起来没什么感觉)
#木雕工安x大学生卡
#不知道能不能写完的东西
#安迷修视角+三视

*传说,仙人掌在造物之初十分娇嫩,极易死亡,上帝不忍,给它加了一副坚硬的盔甲与钢刺。对安迷修来说,这片树林和木屋,即是他的盔甲。

      安迷修又一次从混沌中醒来。
      他没有近视,但看东西仍然是迷迷糊糊的,只有木头最为清晰,在他眼里,上面的每一个纹路都清晰无比。也只有拿起工具,打造一件艺术品的过程能缓解他头昏脑涨的感受。

      听见从外面灶上传来的声音,他的脑袋愣了一瞬,差点回忆不起另一个人的存在。
      安迷修仔细听着外边的声音,想象着对方是个怎样的人,同时开始回忆了起来。
      一定是一个温柔细心的人,他这么想着。听声音外边那人是在做饭。火烧的很旺,锅和铲的碰撞,菜下锅的声音,听上去也不是噪音。

      他记起了对方的样子。也许是一天前,又好像或是一周前,这个叫做卡米尔的人闯进了这片林子,找到了这个小木屋。他不知道卡米尔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,当初为了避开一切干扰,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地方。当时卡米尔站在门口,轻轻敲了几下门。里面的人没有任何回应。之后他在外边看了很久很久的书,直到安迷修打开门招呼他进去。自此木屋里多了一个小小的卧室,虽然很小,但也勉强能住人。就这样,他还是留下了这位贸然闯进来的人。
      好在卡米尔几乎是全能的。安迷修的事情他都能或多或少地帮帮忙。这样,卡米尔的房间慢慢地也增加了些生活用品,占地面积也稍稍有所变化。

      安迷修只是微微笑了笑,翻身下床,匆匆洗漱后享用完了属于他的那份早餐。他回房后盯着自己的工作台看了很久,昨天刚刚完成一个独立的作品,不属于他之前的任何一个系列。他就站在工作台前看着,眼里只剩下了那个精致的木雕。
      那是一个将翅膀隐藏在身后的天使,像是从树上分离出来的一般,翅膀与树干相连,摇摇欲坠。斜下方有一个双目无神,衣衫褴褛的男孩,双手打开做托举状,看起来是要准备接住那位天使,但双手有气无力,在犹豫着。他的双腿被树木替代,扎根在地。
      他们对视着。天使的表情十分平静,而那个男孩似乎下一秒就要将视线移开,表情有些落魄,倒是与他的装扮相符。
      有那么一瞬间,安迷修把木雕上的天使看成了卡米尔。

      想多了。他如此否定着,好不容易把视线从那仿佛下一秒就要滴出血的木雕上移开,看向窗外,又被那明媚的阳光所吸引住了。
      他总感觉今天的太阳落下去后再也不会升起来了,每次看到类似的事物,这种莫名的恍惚与慌张总会产生,——事实上,现在顶多算清晨。
      出去走走吧。他晃了晃脑袋,试图驱逐那不快的感受,走出房门对卡米尔说道:
      “卡米尔,我想出去走走。”
      “我陪你。”
      卡米尔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但很快就消逝了。他顺手捞起旁边椅子上的背包,同时迈着步子往门口走去。
      “走吧,安迷修。”
      安迷修杵在那里几秒钟,然后以最快速度收拾好了必备物品。一边喊着要卡米尔等等他。他迈着轻快的步子跟上了卡米尔,超出一个头的他此时像个小孩一样跟在卡米尔后面。
      卡米尔看上去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好像彻底把安迷修抛在了脑后,只是余光会时不时往身后看,确定安迷修还跟着自己后,继续往前走。
     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卡米尔身边。导致后来卡米尔往身后看时,愣是转了一圈才看到身边的安迷修。他也没说什么,继续自顾自的样子往前走。

      他们走到了一棵十分高大的枫树下。火红火红的叶子从树枝上落下来,像一只又一只赴死燃烧的蝴蝶。卡米尔几乎是下意识地接住了飘到他面前的一片枫叶。
      “卡米尔,”安迷修这样叫他,他回头,注意到安迷修的手上多了一片枫叶,只是被虫蛀掉了一部分,好在叶脉是完整无缺的。
      “听说,在枫叶落地前接住它的人会得到幸福。”
      安迷修笑着,朝卡米尔扬了扬自己手上的叶子。
      “它看起来有些残破,但是叶脉是完整的,也就是说,幸福会准时到达,但是在下不一定能完整地感受到。”他看向卡米尔的眼睛,换上认真的表情,不过在下一定会修复缺失的部分,他心里这么补充道。
      “你手上的那片,十分小巧但是完整无缺,大概是说,”他说到这,停下来对卡米尔笑了笑,“更加稍纵即逝的它却能被你能十分准确地抓住,并留下。”
      卡米尔什么也没说,只是死死盯着安迷修的眼睛。
      “... ...走了。”卡米尔率先打破了这数十秒诡异的沉默,转身离开。安迷修没有跟上,只是抬头看着树上的叶片,趁卡米尔不注意,又接住了几片叶子。
      他的面色十分僵硬,垂下手,散开。在他眼里,叠在原先落叶上的是几片一模一样的叶子。他看着几片叶子出神,想要找出它们之间任何一丝差别,这对于现在的安迷修来说,是徒劳。
      安迷修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恢复平静,刚想转身跟上卡米尔,措不及防对上那人似能刺穿一切的眼神。
      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  没多久,他们走到了林子边缘。此时已接近正午,安迷修的腿有些发抖,不过并不是因为饥饿。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,十分激动,又有些不愿面对。他停下脚步,闭上眼深呼吸,紧锁的眉头有所舒缓。睁眼,往前跟上卡米尔,不想他早已停下脚步,二人差点相撞。
      “该回去了,安迷修”
      他看不到卡米尔的表情如何,只知道自己有略略有些失望。所以,他还是自作主张地往树林外面走去,卡米尔只是站在那里看着,他知道安迷修是真想出去看看,只好悄悄地走到了他的身后,继续注视着安迷修一切的行为。
      安迷修沉默了很久,最终还是转身,慢步往回走。卡米尔这次是真不明白安迷修看到了什么,只好伸手轻轻揉揉他的头发。
      “没事,先回去吧。”
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 卡米尔觉得,自己真该找个时间给安迷修做下催眠了。

      tbc.

不知道能不能送出去...
虽然这是第一个成品...